图解|2018年楼市已过上半场 美女箭术杀妖房价哪里涨了哪里跌?|增幅_财经

2019-03-01 05:20 阅读 7 views 次 评论 0 条
广告位出租

  年初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降至9.47%创近五年新低九台农商银行推“内资股+H股”同步定增计划

  内容摘要:

  对于筹资净额,则将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。九台农商银行称,这基于本行资本实际需要,为支撑未来业务发展,确保本行资本持续满足监管需求,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。

  登陆港股市场刚刚一年半,九台农商银行(06122,HK)就抛出了一份内资股与H股同步定增的方案。该行近日发布公告宣布,拟向不超过10名境内机构投资者定向增发2亿~4亿股内资股,同时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.518亿股H股。两项增发所得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。目前上述方案尚待股东大会批准及监管机构核准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随着规模扩张及不良走高,九台农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2017年末降至9.47%,创下近五年来新低。在资本补充上,去年该行不但发行了总额243亿元的零息同业存单,还相继公布不超过13亿元二级资本债、不超过50亿元境外优先股的发行计划,但截至目前尚未实施。

  对于目前国内部分农商行资本承压的现状,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目前银行业资本补充压力普遍较大,部分农商行快速扩张,使得风险加权资产也在快速上升,消耗了大量资本,需要靠外源性渠道来补充资本。而今年是《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(试行)》过渡期的最后一年,也是资本充足率达标的“终考年”,特别是对于农商行来说通过多种渠道补充资本是当务之急。

  增发内资股占完成后总数5.84%~11.03% 资料显示,九台农商银行注册地位于吉林长春市九台区,前身是九台农村信用合作联社,于2008年12月正式改制为东北首家农商银行,2017年1月12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是继重庆农商行之后第二家成功登陆H股的内地农商行。截至2017年12月31日,该行注册资本39.85亿元,共拥有内资股32.26亿股、H股7.59亿股。

  从本次董事会决议通过的增发方案看,对于内资股,九台农商银行计划定增2亿股~4亿股,约占定增完成后该行内资股股份总数5.84%~11.03%,实际发行数量将以监管机构批复为准。发行对象为不超过10名符合资格的境内机构投资者。

  而在H股方面,九台农商银行则计划面向最多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.518亿股,实际发行数量将参考内资股的实际发行数量,根据相关监管机构对发行方案的审批情况、市场情况及该行实际情况决定,以确保本次非公开发行H股及本次定增内资股完成后,H股公众持股量维持最低公众持股量水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截至公告日,九台农商银行H股的最低公众持股量为19.05%,符合规定。该行表示,为保证最低公众持股量,本次定增内资股与本次非公开发行H股互为条件,即若其中一项增发未获批准或由于其它原因不再进行,则另一项将不予实施。

  目前上述方案已获董事会决议通过,接下来有待股东大会批准及监管机构核准,方案有效期为股东大会通过之日起12个月内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截至2017年底,九台农商银行内资股十大股东中,直接持股比例在5%以上的有两家机构。其中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作为该行最大单一股东,持有该行3.83亿股,占比9.61%;长春华星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则以32.81亿股持股量位居其后,占比8.23%。

  此外,长春市华美旅游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华美旅游)、吉林省九盈投资管理集团(以下简称九盈投资)以及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渤海信托)分别持股17.70亿股,直接持股比例均为4.44%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三位股东之间有着关联关系,其中九盈投资持股华美旅游92.2%,而渤海信托所管理的信托计划直接持有九盈投资66.7%股权。

  而在H股股东中,截至2017年底,自然人张伟及其全资持股的中科创资本有限公司分别持股4.36%、4.36%,而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旗下3家公司列居次席,均各自持股2.51%。

 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不足10% 九台农商银行本次增发计划具体募资金额,还有待发行价最终确认。该行表示,将参考2018年6月30日经审计评估的每股净资产,并结合股东利益、投资者接受能力、资本市场状况等因素确定。财报显示,截至2017年底,该行每股净资产为3.15元。

  对于筹资净额,则将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。九台农商银行称,这基于本行资本实际需要,为支撑未来业务发展,确保本行资本持续满足监管需求,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。

  这一“补血”措施对于这家东北地区资产规模最大、网点覆盖范围最广的农商行来说可谓亟需。因为从之前披露的监管数据来看,该行近年来正面临着资本充足率连续下滑的境遇:2015年~2017年各报告期末,其资本充足率为14.76%、13.79%、12.20%,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.49%、10.52%、9.66%,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.49%、10.35%、9.47%,均在逐年下降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7年,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年中时下滑至9.52%,这也是近五年来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首次落至10%以下。

  此外,九台农商银行的不良和拨备走势也不容乐观。年报显示,截至2017年末,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.73%,相较2015年末的1.42%抬升了0.31个百分点,创下近五年各报告期末新高。同时拨备覆盖率相较2015年末下降逾35个百分点至171.48%,为近五年各报告期末最低。

  根据监管要求,到2018年底,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须分别不低于10.5%、8.5%和7.5%。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九台农商银行上述三项指标虽较年初略回升至12.68%、10.11%、9.91%,暂时满足年底监管要求,但仍有资本不足之忧。

  财报显示,九台农商银行2013年末总资产仅有551.71亿元,随后一路大幅扩张,到2016年底已增至1914.71亿元,三年内资产规模近乎翻了两番。但在2017年上市首年,该行扩张即显露疲态,不但年末总资产较上一年缩水2.33%至1870.09亿元,而且业绩猛然下滑,全年完成营收58.40亿元,实现净利润16.38亿元,分别同比下降1.9%、29.3%。

  记者注意到,2017年初赴港上市后,九台农商银行就在运用多种资本补充工具谋划补充资本。年报显示,2017年该行共发行了38笔、总额243亿元的零息同业存单。另外,当年该行股东大会还批准了总额不超过13亿元的二级资本债以及在境外非公开发行不超过50亿元优先股的资本补充计划。但截至目前,上述二级资本债及境外优先股尚未发行。

  实际上,随着去杠杆、严监管,不少商业银行面临着较为明显的资本承压。吴琦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目前银行业资本补充压力普遍较大,部分农商行快速扩张,使得风险加权资产也在快速上升,消耗了大量资本,需要靠外源性渠道来补充资本。吴琦还指出,今年是《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(试行)》过渡期的最后一年,也是资本充足率达标的“终考年”,特别是对于农商行来说,通过多种渠道补充资本是当务之急。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图解|2018年楼市已过上半场 美女箭术杀妖房价哪里涨了哪里跌?|增幅_财经 | 承德信息港
广告位出租
广告位出租

发表评论


表情